2020年02月08日
星期七
当前位置:首页-学术研究- 灵兔呈祥 ——兔画·画兔

灵兔呈祥 ——兔画·画兔

敦煌莫高窟第407窟三兔飞天藻井摹本

墨兔(中国画) 沈周(明代)

药苗三兔图(中国画·局部) (传)黄居寀(五代十国)

儿童的玩具(油画) 奥古斯特·马克(德国)

乡村风情(油画) 安东尼·科扎基维茨(波兰)

兔(书法) 孙晓云

商周时期的兔形玉饰

西周晋国的兔尊

北朝狩猎图 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出土

双喜图(中国画) 崔白(北宋)

孟昶对白兔的喜爱,或许还掺杂着私人因素——出生于己卯年的他,生肖便是兔。无独有偶,明宣宗朱瞻基同样生于己卯兔年。在他的诗文集中,可以看到不少观赏兔画后所题写的诗篇。宣德四年(1429年),宁夏守臣两次向朱瞻基进献玄兔,这是比白兔、赤兔更为罕见的祥瑞。欣喜的宣宗直呼其为“灵兔”,并将这些黑色的兔子视作象征国泰民安、穗兆丰年的吉兆。今天被定为宋人所绘的《山花墨兔图》,表现的便是一只驻足仰望嘉禾的玄兔,恰好可以作为朱瞻基当年心愿的图注。同样属兔的乾隆帝弘历则热衷于描绘兔子。他曾用心临摹传为明代沈周所绘的墨兔。虽然这件仿作今天看来似乎不太成功,但并不妨碍观者依然可以从中感受到乾隆帝的拳拳爱兔心。画中的墨兔以正面示人,虽不易表现,却恰好体现了文人别出心裁的意趣。

明清两代的画家还留下不少兔画杰作。天津博物院所藏明代文人画家陈遵的《桂中玉兔图》与故宫博物院所藏清代宫廷画家冷枚的《梧桐双兔图》都是其中的佳构。前者秉承与沈周墨兔相似的文人趣味,后者则以西洋画法再现白兔的写实形象。尽管画法迥异,但两作均以兔为主角,辅以桂树、菊花等秋季植物,显示它们都是为中秋佳节所绘的应景之作。

古往今来,兔与我们的祖先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它们犹如精灵一般,跳跃在现实与信仰之间,投身于年复一年的循环,不知疲倦。一如敦煌莫高窟藻井中的“三兔共耳”图案那样轮回百转。在这样的周而复始中,一元又将伊始;在灵兔呈祥的护佑下,万象迎来更新!

(作者:王瑀 单位: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)

(资料图片提供:胡运彪